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玩墨者的博客

欢迎你的光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画家

孔凡贵,人称老孔,自称空了斋主人,网名玩墨者。插过队,教过书,当过记者。兴趣广泛,涉猎颇多。随缘随性,自娱自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阿Q·蜘蛛·蚊子 (小说)  

2010-10-08 15:04:24|  分类: 我的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阿Q自从冒犯了刘妈,得罪了赵太爷,连身上的破布衫也丢在赵家作了抵罚之后,倒也落得个好处——天气日渐炎热,光着身子轻松得多,凉快得多!

一日夜里,阿Q混得半饱之后,心满意足地飘回土谷祠,倒在破凉席上,双手枕在脑后,正待入梦,黑暗中飞来一个蚊虫,在面前转了几转,便停到鼻尖上。阿Q似乎觉得鼻尖上痒得钻心,本想抽出手来“啪”的一下,但转念一想:对付一个小虫豸,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。于是便咧出厚厚的下嘴皮,冲着鼻尖猛地吹去一股热气。果然见效!只听得“嗡”的一声,蚊虫便不知去向地远远逃去。“嘿嘿!” 阿Q干笑两声,想着不费吹灰之力就打了个胜仗,即刻欣然睡去——半张的嘴里呼噜呼噜地打着鼾,面前挂上得意的憨笑。

不一时,先前那位幸逃者哼着小调又来了,身后跟了三个同伴,巡视了几圈之后,便分别降到阿Q的鼻尖上、嘴皮上、肚脐上和脚丫上,大口大口地吮吸阿Q那并不鲜美、也并无多大营养价值的劣血。

阿Q睡觉向来如死人——要不是还出声出气的话——自然,也就听命于蚊虫之所欲;自然,蚊虫们五个一群、八个一伙……也就接踵而至。

事有凑巧,一只蜘蛛正在土谷祠的梁上做网,听得下面嗡嗡一片响,便顺着墙角下来察看究竟。

这还了得!密密麻麻,像是蚊子赶庙会!

事不宜迟,蜘蛛立即决定捕蚊方案:做一个大网,从墙上斜斜拉到阿Q睡的破凉席边上,把阿Q全罩起来,料它蚊虫一个也跑不掉!

说干就干。

蜘蛛一边迅速做网,一边暗自纳闷:这阿Q,怎的睡得这般死,竟连这多蚊虫叮咬都无半点反应!?如是数日,岂不活活被吸干了血,只剩个空壳壳!?世间竟有这等麻木的人,怪了。

边想边做,不一刻,大功告成。蜘蛛累得半死,伏在网上直喘粗气;然而心中甚喜——网内网外,已经见效。粘在网上的蚊虫发出绝望的哀嚎,蜘蛛却不慌不忙——先歇口气再说。

前面说阿Q睡觉像死人,其实并不尽然;有时梦到精彩处,他也会舞手弄脚,表明他并不曾死。这一夜,也来了一回。只见他猛地一下,将原来仰着的身子翻向灰墙,嘴里叽咕一声:“我手执钢鞭将你打……”原来压在脑后、刚才翻身才抽出来的右手便松松地握成一个拳头,在空中划了一道圆弧,砸在墙上,弄得陈年的灰墙劈劈剥剥直往下掉。

这一下可坏了大事——蜘蛛网被划了一个大窟窿!那些仓皇逃命的蚊虫,大半从这窟窿中溜了出去。气人的是,不一刻,没待蜘蛛补好网,又复二钻了进来,依然叮在阿Q身上猛吸那并不鲜美、也无多大营养价值的劣血。

蜘蛛一边赶紧补网,一边想:要是阿Q能和自己配合就好了——阿Q在网下撵,自己在网上捕,要不了多大工夫,便可将蚊虫全部致死。而且,要是阿Q愿意的话,自己可以每夜来为他现织一个“蚊帐”。一来可免阿Q屡遭蚊虫吸血之苦,二来亦可借此机会大显身手干一场,免得老来懊悔当初虚度年华、无所作为。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。只可惜语言不通,无法告知阿Q,真可谓憾事!

……

太阳光斜斜地照进土谷祠,晒醒了阿Q。他未曾睁开睡眼,就先来一个哈欠、一个懒腰——拳头正好碰在蜘蛛网上。“妈妈的!”这回阿Q可是醒的,不是睡着的死人。他睁开厚眼皮,定睛一看:一个大得吓人的蜘蛛网将自己罩得严严实实(至于网上密密麻麻的蚊虫,阿Q自然也看见的。不过他认为这不足为怪——蜘蛛网上本来就应该有死蚊虫)。“这不是蜘蛛盘算活活将我闷死好吃肉吗!” 阿Q忿愤起来。他挥起两只赤膊,张开十个粗指,乱抓一阵,把蜘蛛网扯了个稀巴烂,只剩下几根蛛丝在阳光中飘曳。

蜘蛛闪电般逃到墙上,禁不住心口扑通扑通直跳,且心中十二分不愉快:要不是老子辛辛苦苦做了这网,捕杀了这许多蚊虫,不活活叮死你!混帐阿Q,不怨蚊虫,倒来怨我,看我明日还来管你死活!想到此,蜘蛛转身慢慢往高处爬去。

“妈妈的!你这可恶的小虫豸!” 阿Q正忿忿然地扯着绕在拳头上的蜘蛛网,猛然看见了墙上这个慢慢移动着的黑点,更是怒火中烧。他本想弯腰去抄破鞋来打,又怕来不及,便绷开巴掌,使尽平身力气,“啪”地一声照着墙上的黑点打去。

陈年的灰墙“扑”的一声掉下来一大块,跟着又“扑扑扑”地掉下来三小块,全都在破凉席上砸散开来,扬起一阵呛人的灰尘。

阿Q似乎觉得手心粘乎乎地,像是打中了。

然而他还是放心不下。直待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中飘摇散尽,看见缺腿少胳膊的扁蜘蛛确实躺在灰土中之后,他这才在裤子上擦了擦弄脏了的手,在温暖的阳光中飘飘然地飞出土谷祠——身上并无半点被蚊虫叮咬过的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