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玩墨者的博客

欢迎你的光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画家

孔凡贵,人称老孔,自称空了斋主人,网名玩墨者。插过队,教过书,当过记者。兴趣广泛,涉猎颇多。随缘随性,自娱自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小香居”记  

2010-10-09 13:16:10|  分类: 我的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

“小香居”者,吾与妻栖身之所也。

己巳年秋,承蒙校方关照,将一破败多年之小平房修葺一新,分予吾妻作完婚之用。吾乃有幸得以入主。今逢入此居周年之际,且将心中些许感慨略记于兹,以志纪念。

此居坐西朝东,本当朝迎红日冉冉,夕送彩霞依依;无奈门窗之鼻有庞大体育馆矗立,无论阳光,就是阴光亦难入之,故室内晦暗阴湿至极。读写之事非灯莫属;墙根地脚终年积“雪”;百足之虫时有光顾,令妻惊乍不已!

门左咫尺有一垃圾坑。坑中秽物长年沤积,其味可体察而不可描绘。时有倾倒垃圾潇洒者,离坑数尺,奋箕一抛,垃圾中之轻灵之物便纷纷扬扬,直扑门扉。以至家门常闭,非不得以而不敢妄开。

后窗虽可见日之西下,无奈窗外断墙杂草,窗上铁条纵横,偶有凭栏隔窗眺日之时,囚徒之心每每移情入怀,难以排解。断墙之外,乃“难明”河。河水污浊至极,时有沼气破水而出。加之窗南几步之内有一粪池,恶臭之至令人难生启窗之念。

如此前关后闭,纵然是阳光盈室亦难免滋生毒菌,而况晦暗阴湿之居哉!于是乎,居内米面糖烟、锅碗杯勺无不带霉,令唇舌惧沾;衣帽鞋袜、被褥床单无不潮腻,令肌肤畏触。霉菌之猖獗,令人发指!开门入室之际,每每酸臭刺鼻,令人恶心!

如是开启亦臭,关闭亦臭,臭极之至,竟有“香”生焉:一日,友人造访,居室内外异味赐之以灵感,乃以“香港”戏称之。吾静思友言,似觉称“港”不妥,故径取其“香”以名陋室,是为“小香居”。

呜呼,吾之香居今何在?白日造梦待黄梁!

 

(后记:本文虽为旧作,今日读来,依然辛酸。现如今,已住上新房,却不敢忘记曾经的艰难!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